您的位置: 首页 > 45周年 > 文章内容

难忘“江西岁月”,为第二故乡添砖加瓦

 来源:秘书处   录入时间:2015/5/28 11:08:00


    看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自述《永远是黄土地的儿子》后,我深有感触。此次赣南发布了学习梁家河的文件,在我看来,非常及时。学习梁家河,学的就是梁家河蕴含的坚定信念、一心为民、艰辛奋斗、实干担当、敢为人先、廉洁奉公的崇高精神。 

    习书记的自述十分朴实。其中有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现在有的作家在作品中把知青写得很惨,我的感觉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开始时感到惨,但是当我适应了当地的生活,特别是和群众融为一体时,就感到自己活得很充实。”

    我是1970年4月从上海下放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兵团和赣南的自然条件和生活工作条件是艰苦的,当时大家的物质生活条件相仿,心里自然就没有什么不平衡。

    我在兵团九团南昌县鲤鱼洲农场下放了四年后,于1974年2月被选送到宁都师范学校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直至1983年考入省委党校学习,在宁都的梅江河边整整生活和工作了十年。

    万事开头难,如果真的说苦的话,最初四年的兵团岁月十分难熬,在鲤鱼洲只有忙和累,根本没有空闲的时候。春插、双抢、抗洪、秋收,冬天还要挑大堤、挖大河。好多次,我都感到自己处于生理极限的边缘。

    看到习总书记说刚到梁家河时要过两关:跳蚤关和饮食关。我深有同感。鲤鱼洲有三宝:牛苍蝇、疟疾、血吸虫。疟疾也叫“打摆子”,我们知青几乎人人都吃过它的苦头。   

    但就像习总书记说的那样,艰难困苦能够磨练一个人的意志。鲤鱼洲给我留下的恰恰是十分宝贵的人生财富。

    习总书记当年曾在梁家河当过村干部,那时我在班里是团支部书记。当时的我年轻气盛,积极要求进步,奉行“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时时刻刻都要起模范带头作用”的理念。记得1975年那年的冬天,我在宁都县东韶公社搞路线教育,自告奋勇要求去最偏远的汉口大队石上岭生产队。我去了那里才知道,这个地方离大队部要步行三四个小时,途中全是山间小路。那里闭塞到什么程度呢?周总理逝世十天后,我才知晓此事,大吃一惊。

    再如1974年春天去会昌县搞普及教育大检查,我专门向班主任钟定武老师打听哪里最艰苦,得知洞头公社和永隆公社最远、条件最差时。我立即提出去那里,背着行李物品,整整走了一天才抵达目的地。

    当时有人说我很傻,我却不认为“傻”,反以为同学们带头、以身作则为荣。这与我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我父母都是党员干部,我奶奶没有文化,是典型的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但她对我的影响却很深。我一直牢记她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做人不要怕吃亏,看上去你做了吃亏的事,但老实人终究是不会吃亏的。”

    十年宁都老师的经历也让我目睹了赣南农村教育条件的贫穷落后现象。记得去赣南前,很难想象当地农村山区的教育是这样的:学校是由祠堂改建的,几块木板和木条一钉,就是课桌椅,两面墙壁各挂一块简易黑板。一个“复式班”的老师要“两面开弓”同时教高低年级的学生。此情此景和我想象中的课堂相差甚远。

    在江西,我也了解了老红军的故事。宁都县是赣南苏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中央苏区一到五次“反围剿”的主战场,是红军兵源的主要来源之地,是一个家家有烈属、村村有战斗、乡乡有纪念碑的革命老区。

    我1974年在宁都县搞路线教育时,曾与一名离散老红军同吃同住同劳动。当时他住在泥巴木板房,生活非常艰苦。我当时就想着,未来有能力了一定要助赣南脱贫致富,让当年为共和国做出贡献的老红军和他们的家人过上比以前好的日子。

    正因为有了鲤鱼洲和赣南的经历,练就了我韧性、吃苦、坚强、爱思考的性格,养成了追求完美的作风。我在省委党校学习工作七年后,组织上调我去省政府办公厅,给一位领导同志当秘书。40岁那年我回上海到中国银行系统工作,参与了证券部门的组建。当时全国只有几家证券公司,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但在鲤鱼洲和赣南的那段岁月,练就了我的钻研和执着,我的证券专业知识从零开始,不断学习,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作为证券机构负责人,需要做的事很多,如防止违规操作、防止内幕交易、防止虚假做账等。上世纪九十年代年代,每个营业部手上至少有十多亿资金。那个时候监管远不如现在那么完善。当年许多证券公司的老总不是进了医院,就是进了法院。我,作为上山下乡的“知青老总”“硕果仅存”了下来。因为我觉得自己头脑清醒、做事分寸、知道底线。上山下乡的经历给了我一个好头脑,也赋予了我坚定的信念,更明白了“做事不能赖,做人不能贪”的道理。

    算起来,我从十六岁起,在江西生活工作了二十三年,其中在赣南待了整整十年。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都在那里度过。江西特别是赣南,都是我的第二故乡。

    忆往昔,在江西当老表的时候,恰是我世界观形成之际,我从幼稚走向成熟。在没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奋斗至今,所以我对江西非常有感情。

    回到上海后,我无时不刻不想着江西、想着赣南、想着宁都。从1995年开始,我就为宁都师范捐献电脑,装备了宁都师范第一批电化教室。我组织单位职工,人人出钱,一对多地向宁都师范困难学生结对子,捐资助学。

    我离开江西已有二十多年,却始终难忘这段“江西岁月”。由于我的工作业务关系,我在完成公司全国任务的同时,积极、主动、认真地向江西倾斜。帮助江西地方政府及其平台公司多方面融资,以较大规模、较低成本、较快速度给江西省政府及各地方政府融资超过三百亿元人民币(其中仅赣南就有近百亿元)。此外,我对江西企业如凤凰光学、江西铜业、新余钢铁等在股权方面的融资也达到百亿元之多。

    我今年62岁了,已于前年办理了正式退休手续,我的单位银河证券继续要我在业务上帮帮忙,我也乐此不疲,将继续掌握好国家的方针政策,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为建设江西,为振兴赣南,为促进我的第二故乡的发展添砖加瓦。

    今日的赣州已不再是昔日的赣州,作为改革开放的红土地,它正在焕发出蓬勃向上的姿态。此次,借着习总书记到访梁家河的“东风”,赣州市委不失时机地推出了“学习梁家河、当好村支书、打好攻坚战”的决定,作为老知青,不由得要举双手同意。


    作者:朱伟仁——江西省原省政府领导同志秘书、中国银河证券上海投资银行部总经理

原文发布时间:2015-05-28

来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