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45周年 > 文章内容

梁家河精神激励老知青继续为红土地出力

 来源:秘书处   录入时间:2015/5/27 15:53:00


    此次中共赣州市委发布了“学习梁家河、当好村支书、打好攻坚战”的文件,让我看到了赣州市委“立下愚公志,打好攻坚战,让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起共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果”的决心。也让我这位赣南老知青为之欣喜。

    45年前,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中的我,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中,到江西赣南原中央苏区的寻乌县插队落户务农,期间当过民兵排的排长、粮食保管员、团支部书记、乡村民办教师,演过样板戏,20岁因落实“知青”政策回到了上海。

    刚去江西时,我和习总书记当年在梁家河插队的年龄一样,都是年仅十五岁的懵懂少年,这段插队经历给我留下了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象,并让我始终对那片红土地心怀感恩之情。

    时隔45年后的今年年初,作为上海振兴江西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的我和几位促进会的副会长,联合发起了老知青重返第二故乡的系列考察访问活动,激发老知青回馈第二故乡的热情,响应国务院的号召,为振兴原中央苏区再尽微薄之力。我们大家开玩笑的说,新一轮“上山下乡”又开始了,这次不仅是“修地球”,而且要给原中央苏区带去更多的支持。当108名老知青同日抵达寻乌时,受到县委书记柯岩松、县长杨永飞和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历任县委书记马玉福(现市常常委、政法委书记)以及赖义金(现任法学会会长)等人闻讯也专门表示大力支持或专程赴寻乌县陪同老知青。县委县政府成立了十个工作小组,调配了29部车辆将老知青们一一送回当年插队的乡村。

    老知青们为第二故乡招商引资、捐资助学、援建老年活动室、培训专业人才、设立各类奖助学金等形式报答原中央苏区老表们当年无微不至的关爱。巧的是我们回来后不久,就听闻习总书记亲自去了当年的插队乡村梁家河进行考察,使我们感同身受。现在的中央领导、各部委各省市的领导中,相当一部分有过知青经历。在我看来这是人生的重要财富。当前,中央提出要振兴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每个部委都要对口一个县,为社会经济全面发展提供支援,我认为这是人心所向。当年的苏区人民为共和国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他们理应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作为老知青我们责无旁贷。

    1989年,我结识了赣州驻上海联络处主任陈国梁,在他的组织下,我每年都要组织回第二故乡活动。记得第一次回到第二故乡——寻乌,当年的房东谢震东迎出来,拉着我的手亲切地叫着:“小马,小马……”十五岁那年离开上海时和刚到江西的情景历历在目:刚离家的悲凄,和初来乍到的陌生与恐慌笼罩着我,是谢震东将自己的房子腾出两间,安顿我们这些上海知青住下。

    这番人生历练对我来说是无价的精神财富。我父母亦受我影响,像对待我一样对待这些从江西来上海的学生们。双休日,学生们会相邀赴我父母家,与他们用英语交流,家里形同“英语角”。

    这几年,江西的99个县都通了高速和国道,但回到乡村依然要跋山涉水、乘摩托车、走山路。但老知青们劲头十足,在时任上海民政局长的老知青施德容大哥带领下,100多位老知青在陈毅老市长打过游击的信丰县捐建了上海知青希望学校。

    2006年10月,在为江西瑞金老区人民的义诊中,我认识了“紫娃”。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使他浑身发紫,濒临生命危险。在与多方协调之后,“紫娃”从江西到上海瑞金医院接受治疗。病愈后被安排在上海的一所学校免费就读,还于2010年成为了奥运火炬手,感恩之余,他拍卖了心爱的奥运火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

    我深知,学习对于青年人和发展江西是多么的重要。1995年6月,在卢湾区业余大学校长陆德浩夫妇、上海裕民科技发展公司总经理胡于民和徐汇审计师事务所所长的支持下,助建了寻乌第一所希望学校——澄江希望中学。至今,上海老知青已为赣南引资,兴建了几十所希望学校,设立了几十个学生的奖助学金。

    梁家河的精神,在江西赣南原中央苏区也能找到原形,我曾担任过乡村民办教师和少先队大队辅导员,培养了几任少先队大队干部,直到现在,他们仍说:马老师的很多观念还在影响着我们。当年我大胆在江西率先恢复少先队制度。少先队大队成立之际,我远在上海的父亲给我邮寄了300条红领巾,那时我教孩子们唱“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他们叫我“上海阿拉老师”。当我要回上海了,学生们哭着在车后追,喊着“马老师,不要走!”

    江西卫视曾做了一档“寻访”节目,让我现场指认当年的学生,我一眼就认出了昔日三个少先队骨干,多年不见他们已长大成人,三人跑到台上抱着我哭成一团。可喜的是他们中的当年少先队正副大队长谢继圣、谢秀华现在都是谢屋村、黄岗村的村支书,成绩斐然,大有作为。

    这些年来我与这些“学生村支书”经常通电话、发微信、传邮件,用国际都市的先进理念、思想鼓励他们创新社会管理、规范村民自治、贴近民意民生、学习资本运作、互联网+,不断充实自己,学习当好村支书。“学生村支书”们还任重道远。每年暑期,我还通过希望工程办公室组织一大批江西希望工程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到上海考察参加免费培训。我都会给他们做“第一讲”希望他们转变观念、创新思维、拓展新的管理理念,学习现代管理的方法。

    当年,2万多名到赣南插队的上海知青,后来,绝大多数都陆续地回到了上海,但对赣南的情谊却深深扎根在了那片红土地。而那段不普通的红土地经历,也在我们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原中央苏区,还有很多地方非常贫困。作为老知青,我希望在有生之年,为苏区的发展做些事,助他们脱贫。那么,如何学习梁家河,将加快扶贫攻坚步伐落到实处呢?我觉得需要现代化的理念,比如:如何创新社会治理,如何学会整合资源、资本运作,如何发挥人的潜能等,如何成立社会组织来参与社会治理等。除了组织老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外,我还号召一批“进出口老表”筹建长三角振兴寻乌促进会和商会,搭建长三角、上海自贸区信息平台,以后再拓展到珠三角和闽三角地区,为发展老区建设出力。

    近年来,老知青回第二故乡活动一波接一波如火如荼的开展,我们要将乡情、亲情、感情转化为激情。在有生之年为赣南地区的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在我看来,“学习梁家河、当好村支书、打好攻坚战”绝不是一句空话,我将继续扶持赣南的村支书们成为学习型的村支书、建设乡村的指挥员、老百姓的贴心人。

    阿拉永远是“江西老表”,永远与赣南乡亲心心相印。


    作者:马仲器——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金融学院副院长,全国首批律师、慈善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

原文发布时间:2015-05-27

来源网址: